重慶公司企業法律顧問

民間借貸案件中的證實責任分配

當前位置 : 首頁 > 海外上市

民間借貸案件中的證實責任分配

* 來源 : * 作者 :
文章導讀:【要點提醒】原告在庭審中認可已經收到了被告償還的本金和利錢,但認為該本金和利錢系用于償還另一筆乞貸,并非用于償還本案訴爭的乞貸,而被告則否定存在另一筆乞貸。此時

【要點提醒】原告在庭審中認可已經收到了被告償還的本金和利錢,但認為該本金和利錢系用于償還另一筆乞貸,并非用于償還本案訴爭的乞貸,而被告則否定存在另一筆乞貸。

此時,該當由原告對其訴訟主張存在兩筆乞貸的事實負擔舉證責任,如原告不能舉證證實,則應按照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負擔未能舉證的法令后果。

【案例索引】一審: 浙江省奉化市人民法院(2010)甬奉溪商初字第137號(2011年3月22日)二審: 浙江省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2011)浙甬商終字第613號(2011年7月21日)原告: 張忠德被告: 余孝云被告: 劉妙波奉化市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 2010年1月13日,被告余孝云向原告張忠德出具借單一份。

借單載明"今因周轉需要向張忠德借人民幣48000元,借期一個月,至2010年2月12日,月利錢按2%計較,到期定時償還本息。

不然擔保人必需無前提負擔連帶還款(本息)責任和債權人向人民法院告狀的統統用度(包括訴訟費,為你辯護網費,差盤纏,誤工費等)”。

被告劉妙波作為擔保人在借單上署名。

從2010年1月25日起至2010年9月11日,被告余孝云,劉妙波陸續向原告張忠德付出了62050元。

原告張忠德告狀稱: 被告余孝云因周轉需要于2010年1月13日向原告求助乞貸48000元,借期為一個月,約定月利錢為2%,承諾到期定時償還本息(立有借單1份),并由被告劉妙波提供擔保,到期后,經原告多次追討,被告始終未償還。

為此,特向法院提告狀訟,請求: (1)要求被告余孝云向原告償還乞貸48000元,利錢6720元以及至本金還清日止的后期利錢。

被告劉妙波對上述乞貸本金及利錢負擔連帶還款責任;(2)本案訴訟用度由被告余孝云,劉妙波配合負擔。

在庭審中,原告明確其訴訟請求為: (1)要求被告余孝云償還乞貸48000元,并付出從2010年1月13日起按本金人民幣48000元按月利率2%計較到欠款還清日為止的利錢;(2)要求被告劉妙波對前述金錢負擔連帶包管責任;(3)本案訴訟用度由被告余孝云,劉妙波負擔。

被告余孝云未作答辯。

被告劉妙波未作書面答辯,在庭審中口頭答辯稱: 被告已經向原告償還了62050元,故本案訴爭48000元乞貸的本金及利錢已經還清,原告對答辯人的訴請無事實和法令依據。

針對被告劉妙波的答辯意見,原告張忠德認可已經收到了被告償還的62050元,但認為該62050元系用于償還另一筆乞貸: 在2010年1月13日之前,原告曾陸陸續續從銀行信用卡里套現資金借給被告余孝云,被告余孝云也出具有借單。

到2010年1月13日,經結算,還欠銀行5萬元閣下。

以是當天被告余孝云給原告從頭打了一張借單,擔保人是劉妙波,借單上寫的乞貸金額是5萬元。

之前出具的借單就還給被告余孝云了。

同日,原告又借了48000元現金給被告余孝云,并由被告余孝云出具了本案原告提供的這張借單。

該筆48000元乞貸的來源是從案外人林林處以1分的利錢6個月的乞貸限期借得。

以是在2010年1月13日的時辰,被告余孝云給原告出具了兩張借單。

現被告償還的62050元實在是用于償還之前欠銀行的那筆5萬元的乞貸。

因為乞貸已經還清,以是該筆5萬元的借單已經還給了被告余孝云。

被告劉妙波則主張: 只給原告張忠德出過本案這張借單,而且照舊作為擔保人,其他借單沒出過,不管是作為乞貸人照舊擔保人。

被告余孝云之前向原告或許借了5萬多元,這些錢都是原告張忠德從銀行的信用卡里套現來的。

聽被告余孝云說,借錢時向原告張忠德出具了借單的,擔保人是徐明。

被告余孝云向張忠德借錢后,陸續還掉了一些。

厥后原告張忠德怕余孝云,徐明還不出錢,以是在2010年1月13日叫被告劉妙波給被告余孝云作擔保,由被告余孝云從頭出具了一張借單。

其時經結算,另有48000元沒有還清,以是借單上寫的乞貸金額就是48000元。

原告張忠德沒有另外交付48000元,本案借單上所寫的48000元只是本來被告余孝云沒有還清的錢。

【審訊】奉化市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 當事人對本身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實。

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實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負擔倒霉后果。

現原告要求被告余孝云償還乞貸,要求被告劉妙波負擔包管責任的事實依據為一張乞貸金額為48000元的借單,但被告劉妙波提供證據證實被告余孝云,劉妙波已經向原告張忠德付出了62050元,且認為該62050元系用于償還本案訴爭的乞貸。

根據借單中約定的月利率2%,從2010年1月25日最先至2010年9月11日,被告余孝云,劉妙波付出的62050元已經凌駕了借單中載明的本金48000元和該時代內應付出的利錢。

故被告劉妙波的舉證責任已經完成。

現原告主張被告余孝云,劉妙波已經付出的62050元系用于償還另外的一筆5萬元的乞貸,則其該當對存在兩筆乞貸(即一筆為48000元,一筆為5萬元)的事實負擔舉證責任,但原告未向本院提供充實證據證實存在兩筆乞貸,故其該當負擔舉證不能的法令后果。

綜上,本院認定被告余孝云,劉妙波已經付出的62050元系用于償還本案訴爭的48000元乞貸。

因為該數額已經凌駕了乞貸本金和根據借單該當付出的利錢,故原告再行要求被告余孝云,劉妙波負擔責任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依據,本院不予支撐。

為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第一百三十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第五條第一款,第二款之規定,訊斷如下: 駁回原告張忠德的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1168元,由原告張忠德承擔。

一審宣判后,原告張忠德不平一審訊決,向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其首要來由為: 原審法院對舉證責任分派有誤,該當由被告負擔已經還款的舉證責任,現被告不能證實其已經償還了乞貸,故請求打消一審訊決,改判支撐原告的訴訟請求。

后因原告張忠德未定時交納上訴費,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查后裁定: 本案按上訴人張忠德主動撤回上訴處置懲罰。

【評析】一般來講,在債務人還清乞貸后會將借單索回,或者讓債權人出具債務人已經償還了乞貸的收據。

本案的特殊性就在于,原告依附一張借單原件告狀,但被告卻主張訴爭乞貸已經還清,并提供了響應的還款憑據,而原告雖然認可收到了還款,但卻主張該還款系用于償還另一筆乞貸,不是用于償還本案訴爭的乞貸。

此時,若何分派舉證責任以及若何認定舉證責任的轉移,就直接決定結案件的勝敗。

對舉證責任分派的一般法則,《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采取的是法令要件分類說。

該說將實體法例范分為權力產生規范,權力沒落規范,權力故障規范。

所謂權力產生規范,就是引起權力產生的法令要件,權力沒落規范是引導致權力沒落的法令要件,權力故障規范是對權力產生感化有故障的法令要件。

故而,主張權力存在的當事人該當對權力存在的法令事實負擔舉證責任,主張權力不存在的當事人該當對權力沒落或者權力故障的法令事實負擔舉證責任。

詳細到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中,根據《合同法》第196條(乞貸合同是乞貸人向貸款人乞貸,到期返還乞貸并付出利錢的合同)及第210條(天然人之間的乞貸合同,自貸款人提供乞貸時生效)的規定,原告如要主張權力,就必需對乞貸合同的存在以及乞貸已經交付的事實負擔舉證責任,而被告如欲否認原告的主張,則其必需就權力沒落的事實如乞貸已經償還負擔舉證責任,或者就權力故障的事實如訴訟時效已過負擔舉證責任。

因為民間借貸案件的特殊性,借單一般具有證實乞貸合同存在和乞貸已經交付的感化。

本案中,原告主張權力的證據為一張借單。

從該借單,可以看出下列事實: 2010年1月13日,被告余孝云向原告張忠德出具借單一份。

被告劉妙波作為擔保人在借單上署名。

借單載明"今因周轉需要向張忠德借人民幣48000元,借期一個月,至2010年2月12日,月利錢按2%計較,到期定時償還本息。

不然擔保人必需無前提負擔連帶還款(本息)責任和債權人向人民法院告狀的統統用度(包括訴訟費,為你辯護網費,差盤纏,誤工費等)”。

憑該借單,原告足以主張其權力已經發生,此時其舉證責任已經完成。

除非被告可以或許提供證據證實原告的權力已經沒落或者故障的事實,不然被告就必需負擔響應的責任。

現被告提供了62050元的還款憑據,且原告本身也認可已經收到了這些錢。

根據借單約定的利率來計較,早已經凌駕了本金和利錢,故其提供的證據可以證實其已經還清了乞貸,也就是說可以證實原告的權力已經沒落。

因為被告提供的證據足以證實其主張,此時舉證責任就產生轉移,轉移到原告一方: 原告必需就其權力仍舊存在的事實負擔舉證責任。

原告對此主張,該62050元不是用于償還本案訴爭乞貸,系用于償還另一筆5萬元的乞貸。

那么,原告就必需對該事實予以舉證證實,不然法院就只能認定其權力已經沒落。

但本案中,原告舉證不力: 因為原告自稱另一筆5萬元乞貸的借單已經在被告還清乞貸后還給了被告余孝云,故而不能提供該筆5萬元乞貸的借單;至于其提供的一些信用卡,也并不能直接證實存在乞貸事實;另外,案外人林林陳述其聽原告張忠德講把從他哪里借來的5萬元拿出48000元又借給了被告余孝云,但因為法庭嫌疑林林作偽證,也未采信其證言。

因為原告不能證實存在兩筆乞貸,故該當由原告張忠德負擔舉證倒霉的法令后果。

不行否定,將舉證責任分派給原告,不解除有"誤傷”的可能: 在貸款人和乞貸人之間存在持續乞貸的環境下,一般來講,乞貸還清后,貸款人會把借單還給乞貸人,只會保留乞貸人仍未還清的借單。

假如債務人不誠信,就會用償還前一筆乞貸所遺留的還款憑據來抗辯已經償還了此刻的乞貸,而假如貸款人主張所謂的還款實在只是償還的前一筆的乞貸,卻因為前一張借單已經償還給了乞貸人而無法證實其主張,從而導致敗訴的法令后果。

以是,并不是被告提供了證據,法院就可以認定已經還款的事實,還必需綜合案件其他環境來舉行判斷。

本案之以是認定被告已經完成了舉證責任,首要基于以下判斷: 第一,就還款金額的問題。

本案中,被告償還了62050元,遠遠凌駕了根據借單載明的利率計較的本金和利錢。

對此,被告詮釋稱因為本金是從信用卡里套現來的,故而原告要求信用卡的違約金和滯納金也要由被告承擔。

該說法也和原告本身主張的另一筆5萬元的乞貸系從信用卡里套現來的,因為過期還款,故必需付出信用卡的違約金和滯納金,以是被告付出了62050元才還清了該筆5萬元的乞貸的說法相印證。

第二,就乞貸既然已經還清,為何借單沒有要回的問題。

被告劉妙波陳述還款都是通過銀行轉賬匯給原告張忠德的,被告余孝云也一直在外面,沒有回奉化,沒能取回借單,別的,也是出于對原告張忠德的信托。

該陳述同樣能和法庭的觀察相吻合: 人法庭曾到被告余孝云原單元處相識,其單元陳述被告余孝云欠了不少印子錢,此刻都不敢回奉化,也不知道到那里去了。

法庭最初也多次通過電話接洽被告余孝云,但其拒不奉告詳細地址,也不前來法院應訴,認為到奉化了會有人找其貧苦,有可能會將其扣住,末了法庭只能對其公告送達訴訟文書。

另外,被告向法庭提供的還款憑據也確實都是些銀行匯款單,轉賬單等,足以證實被告和原告張忠德并未產生直接打仗。

故而,被告還清乞貸后沒有取回借單的可能性確實存在。

第三,從還款憑據的時間上來看,均是2010年1月13日以后,這也能和借單出具的時間相吻合。

由于根據原告的說法,除了其自稱的兩筆乞貸外,2010年1月13日以后原,被告之間并不存在其他乞貸。

基于以上來由,法院終極承認了被告已經還款的事實。

末了,從心證的角度來講,原告張忠德陳述的存在兩筆乞貸的事實也存在極大疑問: 第一,據原告張忠德講,2010年1月13日晚上,被告余孝云向原告出具了兩張借單,一張是本案的48000元,另一張是5萬元,均由被告劉妙波擔保。

從常理來講,既然是同時出具的借單,乞貸人和擔保人也溝通,就完全可以把借單總金額歸并,此刻拆開來寫成兩張借單就有點不符常理。

第二,被告劉妙波在扣問筆錄中講本案的4.8萬元借單只是在對從前的債務舉行結算后從頭出具的借單,原告張忠德并沒有另外再交付4.8萬元的現金。

原告張忠德對此的質證意見是認為之以是被告劉妙波不知道這筆4.8萬元錢的交付,是由于這4.8萬元是劉妙波在借單上具名脫離后他再交給被告余孝云的,以是劉妙波不知道。

法庭問他為何不妥著兩被告的面把這4.8萬元交給兩被告,原告張忠德回覆說這是余孝云的意思,由于余孝云不想讓劉妙波知道,余孝云想本身周轉。

但現實上,既然被告劉妙波在借單上簽了名,就知道乞貸的存在。

原告張忠德所謂為了不讓被告劉妙波知道乞貸的事而在劉妙波脫離后再交付4.8萬元乞貸的說法明明不切合常理。

第三,原告張忠德告狀的時間為2010年8月11日。

承辦人在2010年8月中旬的時辰打電話給原告張忠德,其時張忠德講只剩2萬元還沒有還清。

原告張忠德于2010年10月24日對此詮釋稱,其時覺得是問的第1筆5萬元,以是就回覆還剩2萬元。

但現實上,承辦人其時明確表白本身是法院事情職員,原告其時又只在法院告狀了本案這筆4.8萬元,即便就算另外一筆5萬元的乞貸確實存在,原告張忠德也不行能會誤認為承辦人是問的那筆5萬元的債務。

從被告劉妙波提供的還款清單來看,2010年8月30以后的還款惟獨2.57萬元,并且這2.57萬元中還包羅一部門信用卡的滯納金,違約金等,恰好和原告張忠德在電話中講的還剩2萬元的說法相吻合。

因而,原告張忠德其時講的還剩2萬元,只可能是本案的4.8萬元乞貸。

比及2010年10月17日的時辰,承辦人再打電話已往,原告張忠德又講還剩4.8萬元。

承辦人其時問原告張忠德為什么前次說還欠2萬元,此刻又釀成還欠4.8萬元了,原告張忠德本身詮釋說是2010年8月中旬的時辰,余孝云,劉妙波原來承諾會還2.8萬元,他信賴兩被告會定時償還,以是其時就講還只剩下2萬元。

可是厥后他們兩小我私家卻沒還過1分錢,以是就講還剩4.8萬元。

從常理來講,原告張忠德不行能會把兩被告只是答應會償還的2.8萬元在乞貸總金額中預先扣掉的。

到2010年10月24日的時辰,原告張忠德對此的詮釋又釀成在2010年10月17日的時辰,他一直覺得是第1筆5萬元的乞貸,由于銀行催得急。

但現實上,根據原告張忠德的說法,第1筆5萬元早已經在2010年8月30日還清了,其不行能在2010年10月17日的時辰還覺得承辦人問的是第1筆5萬元的乞貸。

第四,審理歷程中,原告張忠德均將全部的庭審筆錄以及法庭對其的扣問筆錄舉行了復印,并且在其復印走相干的筆錄后,總會事隔不久即向法庭提交相干的書面增補申明,用以詮釋本身陳述中不大合理的處所。

一般來講,假如當事人陳述的是事實,是無需再將本身說過的話復印歸去看的。

別的,第二次庭審中,原告張忠德也老是照著寫好的書面質料念質證意見,辯說意見。

因為案外人林林曾強烈要求做原告張忠德的署理人,但未被法庭準許以及每次庭審林林均是與原告張忠德一同前來,即便是原告張忠德在提起上訴時也是由林林伴隨前來遞交上訴狀的環境來看,原告張忠德的一番說辭很明明就是林林杜撰出來的。

故而,法庭也沒有采信林林的任何證言。

綜上,一審法院末了訊斷原告張忠德敗訴是正確的。

闲来宁夏麻将房卡购买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走势 快乐12遗漏号码辽宁 南粤36选7走势图大星 3d和尾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钟肋手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今 重庆时时号码公告 一肖期期准中 黑龙江时时三星012 新时时历史信息